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叶良辰-万历年间的“国本之争”

海外新闻 时间: 浏览:147 次

明朝万历年间的“国本之争”是有关于册立太子的争议,在中国古代王朝时期,册立储君历来被视为国之大事,故有“太子者,国之底子”之论。

明神宗没有嫡子,宫人王氏生庶长子朱常洛,宠妃郑氏生庶三子朱常洵,而神宗偏心朱常洵。从万历十四年(1585年)一直到万历四十二年(1614年),其时朝中大臣依据中国古代的嫡长子继承制的准则以及明朝皇帝多以长子继位的现实,坚决支撑立长子朱常洛为皇太子,而明神宗因宠爱郑贵妃想立郑贵妃的儿子福王为太子,为此导致了一场轰轰烈烈的争辩,即”国本之争“。

朝臣支撑朱常洛

皇长子朱常洛为万历帝的庶长子,而其母王氏原为慈宁宫的一般宫女。万历九年(1581年),明神宗在去向慈圣李太后存候时一时鼓起“临幸”了王氏,王氏怀孕后,太后召问万历帝。万历起先不供认他的所为,直到李太后命人检查《内起居注》时才牵强供认。其时宫叶良辰-万历年间的“国本之争”中称宫女为“都人”,明神宗因而不太喜爱王氏以及她的儿子朱常洛,但由于李太后身世也是“都人”,因而王氏被封为恭妃。

孝定太后李氏

《明史卷一百十四列传第二》:“孝定李太后,神宗生母也......一日,帝入侍,太后问故。帝曰:“彼都人子也。”太后大怒曰:“尔亦都人子!”帝惊慌,伏地不敢起。盖内廷呼宫人曰“都人”,太后亦由宫人进,故云。光宗由是得立。”

而在明神宗的很多妃嫔中,郑氏最为宠爱。万历十年二月(1582年),郑氏为明神宗所宠,晋封德妃;万历12年(1584年)生皇次女云和公主,晋封贵妃;万历十四年(1586年),生皇三子福忠王朱常洵生,晋封皇贵妃,这与对王恭妃萧瑟的情绪成鲜明对比。

明神宗对王恭妃以及郑贵妃的差异情绪,使得产生了皇帝即将立福王朱常洵为太子的谣言。朝中大臣遭到谣言影响,纷繁上疏要求册立皇长子朱常洛为太子。万历十四年(1586年),首辅申时行初次上疏立国本一事,言称“国本系于元良,主器莫若长子”、“早建储位,以慰亿兆人之望”,而万历帝以“元子婴弱,少俟二三年举办”为由延迟不立。明神宗的情绪当即引来群臣敌对,户科给事中姜应麟、吏部员外郎沈、刑部主事孙如法等先后上疏 不只要求册立朱常洛,并且提出进封王氏为贵妃。其间姜应麟更是言辞剧烈:

“礼贵别嫌,事当慎始。贵妃所生陛下第三子犹亚位中宫,恭妃诞育元嗣叶良辰-万历年间的“国本之争”翻令居下。揆之道德则不顺,质之人心则不安,传之全国万世则不正,非所以重储贰、定众志也......请先封恭妃为皇贵妃,然后及于郑妃,则礼既不违,情亦不废......册立元嗣为东宫,以定全国之本,则臣民之望慰,宗社之庆长矣。”

此举使万历帝愤慨不已,称他们“揣摩上意,以舍长立幼为疑,置朕于有过之地”。随后神宗不管群臣敌对,封郑贵妃为皇贵妃,而上疏要求册立的一干大臣全都被处分。但是尔后大臣依然要求册立皇长子朱常洛为太子,“力请者鳞次,四海之所倾慕也”。万历十八年(1590年),群臣集体要求册立并以请辞向明神宗施加压力,明神宗只好推至下一年、或皇子十五岁时,之后又推至万历二十年春。

国立故宫博物院藏神宗显皇帝御容

三王并封之礼与立常洛为太子

万历二十一年 ( 1593)初,探亲归朝的内阁大学士王锡爵密上疏恳求册立。万历帝又以《皇明祖训》中的“立嫡不立庶”为托言延迟,并下手诏给王锡爵提出“三王并封”,意为将皇长子朱常洛、皇三子朱常洵和皇五子朱常浩同时封王,今后再择其间善者为太子,史载:“俱暂同时封王,少待数年,皇后无出,再行册立。” 这实际上是要撤销朱常洛的优先册立权,并且他一旦封王必须到封地就藩,此举必然会失掉群臣的维护以及支撑。“三王并封”使得“举朝大哗”,王锡爵无法自劾请辞,而万历帝也被逼回收前命。

万历二十一年 ( 1593)闰十一月,在重复执争之后,万历帝被逼容许皇长子“明春先行出阁讲学礼”,朝臣获得开始成功。尔后君臣两边重复拉锯,终究在慈圣李太后的干涉下,与郑贵妃联络呈现裂缝得万历帝总算在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退让,立虚龄已二十的皇长子朱常洛为太子,朱常洵为福王、朱常浩为瑞王、朱常润为惠王、朱常瀛为桂王。但福王迟迟不赴封国就藩,长时间停留于京师,此举导致两次“妖书案”的发作。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梃击案发作,皇太子遇刺,有传言此举为郑贵妃所策划,万历帝在朝臣的压力下终究赞同福王就藩。

国立故宫博物院藏光宗贞皇帝皇帝御容

在叶良辰-万历年间的“国本之争”立储期间,万历帝的情绪由清晰敌对立长子为太子到采纳延迟方针,再到被逼供认太子位置,而朝臣不管皇权的高压一力促进此事,形成皇权现实上的下降。士大夫集体坚决敌对明神宗将个人志愿凌驾于封建礼法之上,建议大臣持守准则以及君臣公议全国事,并以此主导了言论的走势。明神宗尽管采纳严峻办法镇压士大夫,但是他却没有嘉靖的沙棘果好运气,皇权继续遭到限制。极点剧烈的君臣争辩又引发了许多问题。首要,万历帝以不睬朝政对立文官集体,以至于对内阁、当地官员的缺官现象视若无睹,给晚明政治的正常运转形成极大的损坏,史称“万历怠政”。其次,“国本之争”也是明末党争的重要原因之一,万历帝关于储位的含糊情绪,使得官场甚至当地无不妄加推测、争权夺利,晚明的政局愈加紊乱不胜。最终,明末三大案的发作、后金的兴起、东林党的兴起甚至明末民变都与此有亲近的联络。

究其实叶良辰-万历年间的“国本之争”质,“国本之争”反映的是封建帝制下士大夫集体与皇权(君臣之争)的极点化抵触,这对晚明政治局势的开展产生了极点重要的影响。

参考资料:

《明神宗实录》,明朝;

《明史纪事本末‧卷六七‧争国本》,谷应泰,清初;

《明史》,张廷玉等,清朝;

《万历十五年》,黄仁宇,1982年5月,中华书局;

此为个人见解!欢迎沟通与评论!求赞加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