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小兵传奇-可谓八爷党全明星阵型中智囊的老九,为何第一个没挺过雍正清算?

海外新闻 时间: 浏览:301 次

爱新觉罗胤禟,雍正帝即位之后改名为允禟,康熙皇帝的第九子,雍正帝异母弟,母宜妃郭络罗氏,是八阿哥党中的智囊人物,是允禩最为倚重的左膀右臂。但就是这样一个聪明人,却在被雍正圈禁的众位兄弟中首先撒手人寰,这其间的原因多少令人费解。

天分聪明、放浪形骸,处处跟雍正对着干

清朝皇子们的教育向来非常的严厉,加上允禟早年在读书写字上颇下工夫,所以小有成就。除了通晓满语,蒙古语和汉语,允禟还学过俄文。俄文字母与拉丁文字母有些相像,允禟从中受到了启示,在满文原有12字头基础上,造出19字头又添改拉丁文字母后,用以拼写满语。除了言语之外,允禵对科技还非常感兴趣,乃至还从前给十四弟允禵规划了一种战车。

由于允禟非常聪明,因此在九子夺嫡的过程中常常给自己的八哥允禩筹谋划策,让四哥胤禛大为动火、徒增忌恨。雍正的政治手腕非常高超,在继位之后并没有立刻镇压“八王党”,而是采用了欲抑先扬的战略,经过封官恩赐来利诱“八王党”,使他们成为温水里的青蛙。

雍正元年,允禟名义上被雍正派往西宁驻军,实际上是将“八爷党”的核心人物悉数分隔、各个击破。说是驻军,实际上允禟仅仅挂个虚名罢了,并没有真实的军权,而且不时处在年羹尧的监督之下。允禟在京城的时分原本就是个二世祖,到了山高皇帝远的西宁愈加肆无忌惮了。他的一举一动都处在雍正沿线的监督下,雍正看到允禟仍旧盛气凌人,便派人去正告他。怎么办允禟底子不买账,连代表雍正传旨的钦差也爱搭不睬,这在封建王朝就是大不敬之罪。

不甘失利、多方联络,追求“八爷党”重整旗鼓

之所以如此放肆,一方面是由于允禟性情使然,另一方面是他对“八爷党”翻盘还抱有必定的期望。即便身在西北边境,允禟也密切地重视着庙堂上的全部,他没有忘掉和允禵、允禩等人隐秘联络,这其间他首创的字体就发挥了必定的效果。

允禟长于结交很重义气,早年在康熙中后期的时分便确认巩昌府(今甘肃陇西县)知府何图(于雍正三年被令自杀。)是稀少难得的人才,不吝降下皇亲贵胄的身份,对何图又是送宅子,又是送骡马、送钱的,还将他派往了允禵军中,让允禵委以重任。即便被发配到了西宁,允禟也非常愿意结交当地的官员。允禟深知想要翻身,必需要撮合住把握军权的封疆大吏,他先是瞄准了年羹尧。年羹尧不知道被允禟灌了什么迷魂汤,居然真的与之结交起来。这可将远在数千里京城的雍正吓出了一身盗汗,所以当即派都统楚仲隐秘查询。

这一查,还真的查到了很多的依据。仅雍正三年,允禟和年羹尧便有数十封密信来往,其间有一封写道:“事机已失,悔之无及”。楚仲登时感觉到这是一桩惊天大案,当行将这些信件收拢,一同隐秘抓捕了给允禟充任信使的家人,一同隐秘地押往北京。雍正看了其时就火了,看守允禟的年羹尧居然被撮合腐蚀了,这还了得。年羹尧本是雍正的亲信,但现在却跟允禟有隐秘来往,这让雍正意识到两人欲图谋不轨,所以当行将年羹尧拿回京城,很快就历数其罪行赐死。而允禟也被革去了黄带子,赶出了皇家的族谱,就地圈禁。

沦为囚犯、身负臭名,却单纯的认为尚能重获自在

直到第二年,也就是雍正四年,允禟才被押解回京。他的家眷仍旧留在了西宁,并没有跟他同行。这位九阿哥也是心大,一路上没把自己作为囚犯,反而像是参观游客谈笑风声。允禟心大,担任押解他的楚仲可不敢漫不经心,命人用铁索将其拴住。一行人还没到京城,就被雍正一道圣旨赶到了保定府,而且允禟的姓名还被他四哥给改成了“塞思黑”,这是满语,就讨厌鬼的意思,又有人作猪或狗之意,横竖由此可见其四哥雍正对其恨到了必定的程度。

时任直隶总督李绂,早就给允禟预备好了“新家”,由于雍正早就交待过了。皇帝亲身下的令,李绂天然不敢慢待,在自己的总督衙门内建了三间斗室,四周以高墙包围,小院中只要一个出口。牢房极端巩固,看守保镳天然也不能粗心。李绂又命人在小院的四面各设小屋数间,派出同知两名、守备两名带领兵役,别离寓居,轮班看守。 说起来,李绂为了完结皇小兵传奇-可谓八爷党全明星阵型中智囊的老九,为何第一个没挺过雍正清算?帝交办的差小兵传奇-可谓八爷党全明星阵型中智囊的老九,为何第一个没挺过雍正清算?事,也是竭尽全力,还规划了转桶(详细结构不得而知,可是便利、保密的效果是必定有的,最重要的是不让允禟同人触摸)给关在其间的允禟传递一日三餐和日用品。

李绂不仅是个坚决的执行者,仍是个非常会揣摩老板心思的好部属。他给雍正上折子说,这全部都是依照法度来设置的,跟老板没有任何的联络,将来有人站出来责备雍正不念兄弟之情,也由我李绂一人背锅。一同,李绂还主张雍正将允禟改名正式发文,广而告之,在言论上占得先机,避免发生不必要的误解。关于这样明理的部属,雍正天然是非常高兴,在不同场合屡次表彰李绂。

允禟在抵达保定之后,被细心的搜了身,身上的随行物品基本上都被拿走了,这其间就包含一把小刀。满族尚武,随身带刀原本是稀松往常的事。可是允禟的刀被收走之后,他登时意识到大事不妙了,这是要避免他自杀。看到李绂为自己精心规划的小院之后,允禟的心彻底的凉了。说是被圈禁,可是身上还带着铁索,比之当年被康熙软禁的大阿哥、太子以及老十三都要惨。所以,允禟向李绂提出要见雍正,或许上折子。可是这一要求被无情的拒绝了,雍正将允禟关在这儿,就是要隔绝他和外界的全部联络。

政治斗争在任何时分都考究师出有名。允禟被圈禁起来了,可是罪名还没有定下来。雍正当即招集大臣们给他科罪,终究确认“行止恶乱、企图储位、得寸进尺”等共 28 项罪行,并公之于众。

此刻的允禟整日待在高墙铁窗里度日,对外面的朝局的变化一点点不知。或许他还期望自己的四哥可以放自己一马,又或是八哥可以来解救自己。可是跟着时刻的推移,他越发的苦闷,逐渐的撑不住了。之前养尊处优的允禟身体每况日下,在盛暑中呈现了昏厥,辛亏有家人用冷水将其小兵传奇-可谓八爷党全明星阵型中智囊的老九,为何第一个没挺过雍正清算?喷醒。

从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王爷,现在在小宅院了吃的是家常便饭,这是雍正特批的,不许给他吃好的东西。连一向服侍他的四个家人也被李绂楚仲关到了按察司的大牢里。小院中就剩余允禟一个人。

境况凄惨、无人不幸,一代皇亲贵胄总算在失望中撒手人寰

雍正四年六月,朝廷关于允禟的处理意见总算下来了。这其间有个必要的程序,就是处置决议必需要和受处置人员碰头。当允禟看到李绂带来的一道谕旨、一盒题奏本章檀卷之后,放声大哭,再次提出了申述的要求。可是李绂早就猜透了老板的意思,这个九阿哥是不会藏着的了。所以他给雍正陈述说允禟尽管哭泣,但却是典型的干打雷不下雨。雍正天然是大怒不已。

尘土已定,这样允禟现已意识到四哥要对自己下手了。人一旦没有了期望,就会发生轻生的想法。自此之后,允禟的饮食越来越少了,他的身体日薄西山。到了八月份,人都现已瘦得脱了形,以至于本来的手铐脚镣现已锁不住他了。李绂只好命人给他换了更紧的手铐脚镣,可是在给雍正的奏折中却称手铐脚镣太松了。横竖老板现已下决心要整死允禟了,李绂天然愿意充任马前卒。

随后允禟又呈小兵传奇-可谓八爷党全明星阵型中智囊的老九,为何第一个没挺过雍正清算?现了腹泻,可是李绂对这个将死之人底子就不在乎,天然也没有给他及时治疗。八月下旬,现已彻底失望的允禟每天仅仅在院中默坐,陷入了梦话和绝食的境地。很快,他现已不能说话了,进入了病笃的状况。到了八月二十七日的一个清晨,四十二岁的允禟总算走完了自己的人活路。

雍正得知了九弟的死讯之后,是否悲伤不得而知,可是他派人隐秘监督,看是否有人到允禟灵前吊唁哭泣的人,并将这些人逐个抓起来严加审问。直到在允禟死了三个月之后,他家人才被人从西宁押魔术快斗解到了保定。不幸堂堂的康熙帝亲生儿子,就这样被草草的下葬了,而“塞思黑”的臭名一向随同了他近五十年,直到到乾隆四十三年才被从头改回原名,认祖归宗。

人类社会发展前进的前史从头到尾就是以强凌弱的前史,国器皇权的抢夺更是将这种现象扩大到了极致。所以说,最是无情帝王家。九阿哥允禟智商虽高,可是情商与之不成正比,在波诡云谲的政治斗争中底子敌不过心胸极深的四哥,不幸成了牺牲品,也是一切被雍正清算的兄弟中最早离世的一个。